Post subject: 關於詠春勁力
Fri May 06, 2011 6:19 pm
詠春是一門不尚力的功夫,是指不用與生俱來的外力,但就如參與戰爭就需要武器一樣,沒有力怎樣搏擊?——詠春用勁。勁和力有什麼區別?這是武術界至今還在爭議的問題。詠春的勁是放松發出來的,理論上與太極的發勁機理差不多。是利用肢體的松柔,節節貫串,周身一家。力很大程度是與生俱來的,通過鍛煉可以提高但非常有限,比如你是百二公斤級則任憑你怎樣練都不可能比得上史泰龍;而且力會隨著人的老化而消退。但勁是完全靠後天修煉所得,是隨著歲月的增長而增長,“日子有功”,姜愈老愈辣。所以是否詠春好手跟你體型體重沒有關系,而只跟你的有否正確修煉和是否下過苦功有關系。詠春的練勁通過三個階段,與太極一樣:
1,摧僵求柔。先去除人體硬力(太極叫“努責”)和使用蠻力的習慣。練到不會出力、無力可用。這階段愈徹底愈好。然後始練松柔之勁。這階段愈長愈好。
2,練柔成剛。將柔練至盡頭就會成剛。剛勁不需要刻意修煉,而是通過不斷練柔所得,所謂“有心求柔,無意成剛”。
3,剛柔相濟。剛勁練成後,可與柔勁互化,隨心使用。但柔是母,剛是子,運勁為柔,發勁為剛。剛勁發多少是隨客觀需要而定,詠春前輩稱為“斤兩”。

整個練勁過程有個特點,就是摒棄用力。外力、蠻力、硬力、都差不多意思。所以練詠春不舉重,不打沙包(健身室那種),不做引體向上、虎臥撐等。。。避免形成“努責”。避免“手瓜起展”(形成三角肌)。而用詠春特有的方法和器具。最後特別說明,這裡所談的只是本支流的詠春,並不代表其它詠春門派,而且僅是本人的一管之見。如果有認為上述理論極端、荒謬者,大可一笑置之。使我想起了以前習詠春拳,不時會有人說:玩詠春拳麼?會玩壞身體的喲!可要注意呀!若再問其詳,得到的不是說因為含胸、落膊、收臀、頂肽所至,就是說由於發力超負荷的緣故,總之就是弄不明個中原因。我想,詠春拳的勁,可真是個大問題。不發勁,其所學只會落得個“銀樣蠟槍頭”的架子,好看不中用。如發錯勁,那問題可就不是好看不中用那樣的簡單,而是會適得其反,甚至危及自身。

樓上那位朋友所提及的“詠春會玩傷身體”可能是出於幾種情況,比如對“含胸”的誤解。許多人把含胸練成了駝背。再如為了練短勁或“寸勁”,走火入魔,“菊力”把自己弄傷了。

一般挺胸容易發力,而含胸是為了發勁。所以外家拳一般要求挺胸出拳,而內家則要求含胸落膊。至於“寸勁”,本來是應該放松發放出來的,其實是太極所講“金駒抖毛”的原理,但許多人由於用了外力,屏住呼吸崩緊肌肉,又追求短距離發力,所以很容易憋傷了中氣。特別提一下,練勁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是以年來計算的(更別提還要練氣,做到勁氣合一),練力練肌肉是可以速成的,幾個月就可以見效。所以傳統的詠春,注定要在商業社會裡滅亡。乃至不少名師前輩,也識時務地有意無意將詠春改造,以適應時代的需要。比如岑枝,其後期的門徒竟然有以打樹甚至打石頭的來練橋力的,因為他們的師父從沒有告訴過他們詠春是軟拳。李小龍也很明顯是打硬的,是葉問把他教成這樣還是葉問本身是打硬的?不得而知。但一個事實是,今天香港的詠春,已走向搏擊化的方向。傳統的模式(一個師父帶一兩個徒弟,徒弟對師父生養死葬)已經與時代脫節了,出於生存和商業化的需要,詠春界成了今日的局面,也是很自然的事。

詠春復雜。太極支流眾多,但每一支都講松柔;詠春卻起碼有軟硬之分。不過我們可以稍作分析,嚴詠春本身是弱質女流,不管詠春拳是她本人所創還是承繼於五枚師太,都是因為適合了女人的生理特點才自成一體能在江湖立足的,其原旨是反傳統的硬橋硬馬而行之,轉而克制硬橋硬馬。所以詠春很聰明地把弱者的許多劣勢變成優勢,比如弱者氣力差,詠春則要求不用力;弱者身形小,詠春就創出“打點的功夫”,將小變成一件好事。具體一些比如詠春的“蠟手”(抓手),是做出“醫生的診脈手”,輕輕搭住即可。這裡並不是說只有瘦弱的人才適宜練詠春。張保身材高大,並不妨礙他成為一代大師。只不過你練了這家的功夫,就要明白這家功夫的用意。並要遵循它、演繹它。至善禪師授徒的時候,向十個徒弟傳授了十種不同的武功。為何?因材施教也,不同的武功適合不同人的體質、體型乃至個性。如果詠春是在健身室裡熱氣騰騰地練出來的,我相信嚴詠春九泉之下得知一定會感到意外和滑稽。亞力舒華辛力加和史泰龍是不需要練詠春的,起碼我這樣認為。

做到無力可用是指:一,沒有使用蠻力的習慣。很簡單地,人在出拳的時候,出力容易(只不過出多出少而已),要求由始至終不出一分力就很難了!聽起來不合理,但是事實。再者人在遇到外力襲擊的時候,多多少少總有與之對抗的自然本能。通過鍛煉要將此本能去除,形成不對抗的習慣。二,是指沒有用力的物質條件。我學詠春之前,在學校是練啞鈴的,雖然不算“大只”但肌肉結實。在師父面前得意地展示兩臂三角肌時,他老人家竟說,“如果你真要跟我學,這只代表你要為解決它做許多無用功。”在之後的半年時間裡,我每天在“不准用力”的耳提面命裡,為消除這塊累贅苦度時日。當你有一身橫肉的時候,叫你不出力是多余的。只有當你手無縛雞之力的時候,你才容易真正聽話。等於說怎樣才能杜絕你揮霍的惡習?最好的方法是讓你身無分文!

我不是練太極的,我師父為人比較封閉低調,原先根本看不起太極,認為那只是“摸蝦”的玩意。記得有一次他老人家從電視上看見一位陳家溝的七八十歲的老太在表演揮舞一把大刀,竟然興奮得從藤椅裡彈起:“好勁!看,她的勁是從腰胯發出來的,跟我們的一樣!”他這才認識到原來公園裡的公公婆婆所玩的東東並不代表真正的太極,從而對太極的態度立時改觀,並且鼓勵我去找太極的書來閱讀,與他分享。

從基礎原理來看,我認為在許多方面,例如發勁,太極與我們這家詠春是一致的(當然,在具體的訓練方法上,兩者畢竟是不同的拳種,是不可能相同的)。比方說“極柔軟,然後能極堅剛;能粘依,然後能靈活”就對勁的運用作了非常准確的描述。如果你對練太極的人談論這些東西,不論他屬太極的哪一支,相信其反應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對方玩詠春,說不准馬上就會向你扔來雞蛋和石頭。師長們經常告戒:“對不接受的人講法,猶如主動把錢放進別人的口袋,不但不會得到感謝,反而會自取其辱”。不過我是小字輩,不計較啦!:)

詠春的勁有個特點,就是“點”——用“力角”(太極叫“力點”)來體現。所以可以說詠春是一門打點的功夫。在沒有接觸到對方身體的時候,周身通透,無從著力(即做到“空“、”無“的要求)。在與對手相交時,接觸的那一個點就自然產生一種柔勁,我們叫“支勁”,類似太極的“棚勁”,作用是黐粘和聽覺。黐粘,要求不過不失,不丟不頂。是利用全身放松所形成的一種彈性來輕輕撐住對方,猶如水的壓力一樣。聽覺,是利用皮膚的靈敏性來判斷對方的來勢和勁力。只有做到輕柔才能黐粘得好,才能“聽”得真,判得准,從而作出正確的變化。這就是“能粘依,然後能靈活”的意思。支勁的角色有點像探子,人數不多但對於軍事的勝利是至關重要的。假如說支勁只需要五錢的分量,那麼這個撐在對方的身上的力角由始至終就只能是五錢,不能減成一錢,或完全消失,或增至一兩、一斤……。這個功說來容易,但卻是需要長期認真的訓練才能上身的。如果這個勁完全消失了,假如對方是同門的話,就會對你乘虛而入,“無影即標”。如果大於五錢,比如變成了一斤,對方就會利用來迎去送,引進落空的原理,把你的勁吃掉,使你失機失勢。只有在整個黐粘過程中成功地把支勁保持五錢的分量,對方才無法找到機會和破綻。而發勁打人的時候,分量就完全由自己控制了,(即勁的“斤兩”)。但不管分量多少,打擊的位置也只是一個點,而且這個點越小越好。這是聚焦的原理,焦點越小,打擊效果就越好。詠春的勁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螺旋,叫“螺旋勁”。(不知是否相當於太極的“纏絲勁”?)螺旋有兩個好處,當柔化的時候它可以幫助消解對方的勁力或來勢(你用大捧用力敲打正在高速旋轉的輪胎就體會到了);剛發的時候它加強打擊的效果(想想電鑽頭的原理就明白了)。從這方面來說,勁的剛柔是以方和圓來體現的。“勁的纏繞為圓,發放為方”。“圓化方發”。當對方接觸到你肢體的時候,“觸處成圓”,(這裡說的圓不是指絕對的圓,而是泛指弧線)利用圓轉和螺旋來把對方的勁力或來勢卸掉。因而支勁的力角,實際就是這個圓的圓心!而剛勁的發放,則是利用“松活彈抖”的原理,把全身的柔勁在瞬間集中在一個點內螺旋爆發。由於發勁的路徑極短,所以叫“寸勁”。

不管柔勁和剛勁,在具體運用的時候,都先要做到“虛靈圓活”、周身合一。也就是說,首先要把全身做成“水”。然後再把“水”集中成一個點。把全身做成“水”其實就是放松放柔。但怎樣把“水”集中成一個點呢?就是要周身合一!具體的法門有子午線,含胸落膊……詠春沒有所謂的個別的絕招,學得好的話點點滴滴都是好功夫,都是絕招。

我們這一支要練得好,除了個人努力之外,還跟個人條件有很大關系,因為是需要師父落足心力和體力給你慢慢把功夫磨出來的,如果要大批量生產,即使有可能,做師父的不累死才怪(頗有點像傳統手工藝啊,呵呵)。所以公開大批量生產的詠春,對我們這支而言,最多只能學到個“坯”。詠春傳統上被稱作“閨家拳”,除了主觀上保守低調的因素外,這也是原因之一。

至於肌肉之說,不排除有許多人覺得難以接受甚至抗拒,但事實上就是如此,可能是我們這一支特別照顧沒有肌肉的人吧。:)有個鬼佬朋友說,他印像最深刻的是岑能宗師把他拋出去後,拍拍後臂通過翻譯對他說,“See? No muscle! No muscle!”需要說明一下,我們說的不需要肌肉,是指不需要特別去鍛煉肌肉使之堅硬發達,而並非說要把它去除剩下骨頭一把。本門的許多老前輩,其勁驚人,但視其肌肉實與常人無異,甚至更為松軟。這應該與我們的發勁機理有關。金駒抖毛,只與松柔程度和技巧有關,與馬匹的膘情無關;出拳的流星錘原理,只與流星錘的速度有關,與系繩無關;蛇的搏鬥水平,只與其毒性和靈勁有關,而與其身軀的粗細無關。

拳經有雲:外練筋骨皮(“皮”指皮膚知覺),內練一口氣。已示其詳。

“放松練軟只是要求,裡面還有實際操作內容.不然怎會有苦練太極十年而不出功夫的?”這句話是正確的。我所寫的所有文字都只是關於本門拳理的抽像的泛泛之談,也只能如此,想必大家都理解。至於“實際操作內容”,那當然是師父關起門來所教的內容,不然何必要去找明師,何必花重金執拜師之禮?到書店買本書自學,當然是苦練十年不出功夫了,不誤入歧途已屬萬幸。我寫的東東,雖然自己未曾全部做到,亦未必全面准確,但基本內容點滴都是所學所悟並經印證,絕非想像臆造。而如果自己學練至今沒有絲毫得益,早就應該回家罵娘了,還有閑情來這裡吹水嗎?

詠春拳與其它拳術顯著的區別是不重“形”而重“實”,注重“防身”,而不注重“攻擊”。詠春拳的馬步不是“四平大馬”,而是普通的“內八字馬”(“二字鉗陽馬”),沒有少林拳、太極拳、洪拳那些好看的動作和套路,其克敵制勝快而無形,令對手措手不及。

詠春拳以練“小念頭”開始,練習“小念頭”也同時練了下盤功夫,而不必像其它門派那樣先練好“四平大馬”也練基本套路。練好“小念頭”足可以自衛,對付很多強手,但無攻擊能力。詠春拳術重“借力打力”,一般的拳術以力取勝,遇弱敵可勝,遇強敵必敗,唯懂“卸力”之法,敵人的強弱已屬次要,“四兩撥千斤”就是這個道理,這與太極拳的練法有點相似。因此,詠春拳,弱質纖纖的女子也可練習。詠春拳的另一個顯著的特點是一經貼身便盡占優勢。詠春拳運用巧力,出手看似輕松瀟灑,像柔軟操一樣,但打在敵人身上的力度卻沉重無比。練詠春拳術講究“點點清”,意思是每一個動作不可含糊,急緩有節,不重花俏,重在制敵。

Post subject: gd
Thu Jun 16, 2011 11:27 am
gd
 
  © Copyright 2012 Wing Chun Land. All rights reserved.